嬌生專題講座 台新對談 驗光夥伴 一生相伴 中山醫學大學副教授蕭清仁 X 新加坡視光學協會理事長湯偉健


疫情之後, 世界各國的調查都發現,3C 產品使用過度所造成的數位眼疲勞,已經成為現代人最常面臨的職業病之一。再加上台灣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高齡化的
視覺需求將為驗光人員帶來許多挑戰與機會。當更多與過去不同的患者走進眼鏡門市時,身為驗光人員的您是否已經準備好如何與他們互動呢?為了協助驗光人員做好準備,嬌生特別於第四屆驗光師年會的專題講座中,邀請到中山醫學大學蕭清仁副教授,以及新加坡視光學協會理事長湯偉健,希望透過多元的專業視角,讓驗光人員更加了解自身在患者人生中的定位,並協助驗光人員成為患者人生不同階段的好夥伴。

 

兒童時期 - 驗光人員是預防與控制近視的夥伴

許多視力問題從兒童時期就會開始出現徵兆,比方說弱視、斜視等;如果能夠及早發現並加以治療,對患者人生將產生決定性的影響。而在近視方面,台灣和新加坡的兒童和青少年近視問題都非常嚴重,蕭清仁老師與湯偉健視光師都提到戶外活動對降低近視率有正面的影響,以及限制兒童使用3C 產品時間的必要性。而驗光人員更能夠運用自身的專業,推薦近視防控產品給家長,協助降低兒童與青少年的近視率與近視度數。

 

青年時期 - 驗光人員是解決數位眼疲勞的夥伴

青年時期的視力趨於穩定,但由於工作和娛樂都脫離不了3C 產品,因此產生了許多視力問題。這段時期的患者有幾個常發生的現象值得驗光人員重視:

成因

無論是台灣還是新加坡,甚至在世界各地,「3C 數位眼疲勞」的問題可說是普遍的職業病。在青年階段,由於工時長,上班時需要大量使用電腦、平板。雖然疫情已經結束,但許多工作還是保留了線上會議的形式。種種因素都讓「3C 數位眼疲勞」的問題越來越嚴重。

數位眼疲勞定義:
由於長時間使用電腦、平板電腦、電子閱讀器和手機而導致的一系列與眼睛和視力相關的問題。

 

網站用_嬌生篇-02.jpg

蕭清仁老師提到,長時間聚焦在3C 螢幕上,造成眼睛調節肌肉過度,而且因為專注而使眨眼次數減少,造成眼睛乾澀,甚至姿勢不良、電腦擺放位置太近或歪斜等各種因素,都可能是造成數位眼疲勞的原因。

湯偉健視光師則分享了一個很驚人的數據,根據研究,人們在滑手機的時候,平均每5 秒鐘會滑大約30 公分的距離,日積月累下來,平均每個人的大拇指在一年內滑手機的距離,相當於跑三次馬拉松,也就是接近142 公里的長度!可見現代人對3C 產品的依賴程度有多高,數位眼疲勞將會成為驗光人員在執業生涯中最容易面臨的問題之一。

 

平均每人的大拇指在一年內滑手機的距離, 等於跑三次馬拉松的長度!

 

徵狀

3C 數位眼疲勞的徵狀包括:頭痛、肩部疼痛、頸部疼痛、眼睛疲勞、頭暈、乾眼徵狀、光敏感…等。湯偉健視光師提到,數位眼疲勞的患者症狀通常是綜合的,要靠驗光人員的專業知識與問診來判斷是否為數位眼疲勞。比方說如果患者提到最近眼睛很乾不舒服,而且有點頭痛的時候,驗光人員就應該進一步詢問患者的生活習慣,例如:工作是不是要整天盯著電腦?早上起床是不是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機?是不是連洗澡上廁所都捨不得放下手機?對患者的工作類型與生活習慣的了解,是發掘問題的關鍵方式。蕭清仁老師也很推薦這種「以問題為導向」的方法。因為眼睛的狀況可能有很多,所以建議從患者抱怨的問題開始處理,然後用篩去法一一刪除,最後找出原因。

以問題為導向的方法:

  • 從患者的症狀和抱怨開始。
  • 先從簡單的、發生頻率最高的開始處理,再考慮複雜的。
  • 從高概率原因開始,用篩選法一一篩除,最後找出原因。

湯偉健視光師也提供了美國和愛爾蘭驗光師對數位眼疲勞的評估管理方法給驗光夥伴參考:

網站用_嬌生篇-03.jpg

解決方式

驗光人員可以以專業建議患者配戴合適的眼鏡或隱形眼鏡,並且提供解決3C 數位眼疲勞的衛教,例如:合適的姿勢以及電腦工作的環境,並且要讓眼睛有適當的休息,也可以適度補充人工淚液。

2. 對隱形眼鏡的需求高但常忽略對散光的矯正

在青年階段這個時期,對隱形眼鏡的需求很高,但許多人卻為了方便而忽略了散光的矯正。蕭清仁老師提到,散光最麻煩的地方在於對看遠看近都會有影響,如果沒有矯正散光,會有影像失焦、扭曲的狀況,造成閱讀困難,並且容易在使用3C 產品時產生頭痛的現象。


湯偉健視光師也給予驗光夥伴一個臨床上的建議,針對-0.25 至-0.50 的散光,就可以建議患者配散光片了。雖然此時散光度數很淺,但現在上班用電腦的時間太長,看3C 產品太多,如果沒有矯正散光,眼睛會很容易疲倦。隱形眼鏡的散光也一定不能忽略,不能因為患者的散光很淺就用加一點近視度數的方式來調整。湯偉健視光師也分享了他的經驗,在他的患者中,幾乎每位配過散光隱形眼鏡的人都會非常有感,特別是下班後眼睛不會像以前那麼累。所以只要戴過散光片,沒人想恢復配戴只有單純矯正近視的隱形眼鏡。也藉此鼓勵各位驗光人員要勇於推薦散光隱形眼鏡給消費者,雖然剛戴上的時候感覺不明顯,但長時間下來一定會感受
到差異,一試成主顧。

 

中老年時期 - 驗光人員是提供多焦眼鏡諮詢的夥伴

 

大約從40 歲開始, 眼睛聚焦近距離物體的能力會下降,開始面臨老花問題,如果患者同時有近視,可以推薦漸進多焦眼鏡或者多焦隱形眼鏡。尤其是現代老年人也開始越來越依賴3C 產品,用手機拍照然後line 分享給朋友,有時頻率不比年輕人低。所以以前的人老花只需要一支老花眼鏡就好,但現代人因為眼睛必須經常在各種數位設備中切換,多焦鏡片或許會是比較好的選擇。
 

網站用_嬌生篇_工作區域 1.jpg

湯偉健視光師提到他的看診經驗,他曾經有一位患者,上班時一字排開同時會在七種數位裝置中切換視線,包括:筆電、平板、手機以及電子手錶。因為每種設備的字體大小以及使用距離不同,在驗配時驗光人員就要根據患者的需求來判斷要幫患者驗配何種度數的漸進鏡片或多焦隱形眼鏡,才能幫患者解決生活上的視力問題。在3C 數位眼疲勞以及高齡化的趨勢下,驗光人員在患者人生中的角色必定會越來越廣,越來越吃重。嬌生公司在 "See Better, Connect Better, Live Better" 的企業使命下,也將持續研發,並邀請專家協助提供專業資訊,期望能夠和驗光人員一起進步,成為患者一生的夥伴!

Copyright © 1984-2023 Modern Paper Design. All rights reserved. 摩登出版社/當代眼鏡雜誌.